无论是萧长风还是萧纤竹等人看了心中都一片悲_金砖彩票|金砖彩票官网 

金砖彩票|金砖彩票官网

无论是萧长风还是萧纤竹等人看了心中都一片悲

 
    “老师赢了!老师赢了!”
 
    阿秀跳起来,娇声欢呼。
 
    王晓云、方琼、安雅众女,也都满脸喜悦,无法克制。她们之前担心到极点,哪怕对陈凡再有信心,但对面是一位地仙啊!这不是人,是神仙!是圣者!是佛陀!
 
    结果没想到,连地仙都败在了陈凡手中,今日之后,还有谁敢来招惹北琼派与陈家?
 
    “我就说了,以老师的能耐,岂是区区地仙能敌?”
 
    华云峰抚须长笑。
 
    而旁边谢言眸光一闪,他总算明白,陈凡为什么看不起藏剑上人的《九离剑经》,随手甩给他了。“连地仙都不是主人对手,地仙修炼的功法又算什么?”
 
    相比起沸腾如海的北琼派这边,诸多燕京大族就坐蜡了。
 
    秦家本应该高兴,但此时却发现高兴不起来。刚刚他们还紧急派人去联络叶家,能不能将秦嫣儿嫁给叶北辰之子。但现在,峰回路转,陈凡竟然赢了,那秦家之前的所有苦功,尽数白费了。
 
    “哎,可惜啊,棋差一招。老头子怎么就没忍住呢!”
 
    秦老连连拍大腿惋惜。
 
    而旁边秦家家主,秦国超则面现尴尬。就是他刚才力主,要向叶家祝贺的。但谁能想到陈凡力败地仙,惊爆一地眼球。
 
    王家这边,倒是稍好一点。
 
    王城虽然脸色难看,但还是强笑道:“表弟赢了,对我王家也是喜事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陈凡胜了,他终究是我王家人。今日之后,我王家就要取代萧家,正式成为第一大族了。”王克勤拱手,向王老爷子贺喜。
 
    其他王家人,也心情无比复杂。
 
    一边,他们看不起陈凡,恨不得让叶擎苍打死陈凡。另一边,他们又渴望借助陈凡的力量,壮大王家,这种纠结的心态,让众人脸上,都一片古怪。尤其是老太太薛红梅,更是像吞了只苍蝇样恶心。
 
    “小凡不愧是我王家出的麒麟儿啊。”
 
    王仲国轻抚长须,满眼都是赞赏,丝毫看不出之前对陈凡的冷漠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“呼呼。”
 
    陈凡从天而降。
 
    他此时一身白色的中档休闲服,竟然没有半点破碎。可见陈凡在战斗中,还未出尽全力,否则必然保护不住衣服。
 
    知道这一点,众多神境越发低头恭顺。
 
    “我等拜见陈天人,恭贺天人大败叶擎苍,成就万古未有的神话,今日登顶世界之巅!”
 
    一位穿着道袍的老者,上前恭贺。
 
    他名叫长春道人,是著名的终南山炼气士。曾与李长生齐名,不过长春道人鲜少出中南山,与世无争,只修道法,没想到今日竟然出世。
 
    “恭贺陈天人!”
 
    奥列格、黄金祭司等人,也齐齐躬身祝贺。至于古伽上师,此时哪还敢提什么为师弟报仇?便是陈凡在他面前,踏灭了婆罗门,估计古伽上师都得笑脸相迎,说灭的好!
 
    一入地仙圣者,便可称天人。陈凡虽不是地仙,却胜似地仙,尊称一句‘陈天人’,也无可厚非。
 
    陈凡点点头,淡淡道:
 
    “叶擎苍虽败,但华夏依旧有我。今日之后,我当坐镇东方,任何神境,不可在东方擅自撒野,违者,杀无赦!”
 
    “是!谨遵天人法旨。”
 
    古伽上师等人闻言剧颤,慌忙拜下。
 
    叶擎苍之前虽然威震华夏,但不买他面子的,大有人在。李长生等人,就曾汇聚七大神境,联手围攻叶擎苍。至于其他国家的神境,更是横行霸道,丝毫没有顾忌。
 
    但现在,陈凡于九空之上,拳败地仙!
 
    再加上他一连屠灭了近二十位神境的赫赫凶威,地球之上的神境,几乎被他屠了一半。他此言一出,谁敢说半个不字?
 
    ‘今天回去后,老子离东方有多远逃多远,这辈子就不踏足东方领土了。并且得约束手下弟子,让他们遇见华国人,得躲着走!’
 
    黄金祭司等人,心中惴惴不安,生怕陈凡嫌麻烦,一口气把他们全杀了,这样就永解后患。
 
    还好陈凡没他们想的那样丧心病狂。
 
    这时,叶南天抱着叶擎苍的身体,遥遥飞来。众人这时才看到,堂堂地仙叶擎苍,竟然胸口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,那赫然是个拳印,惊心动魄,窟窿中还溢出一道道赤霞与精气。
 
    无论是叶南天,还是叶家众人,都脸色难看到极点。
 
    “你放心,叶道友未死,地仙之身的恢复力,远超你们的想象。以叶道友的伤势,最多两三年就可修复。”
 
    陈凡语气平和说道。
 
    叶南天这才脸色稍缓。
 
    这时,陈凡转头望向叶家众人:
 
    “叶道友虽与我约战,但只是论道切磋,而非生死之争。今日之后,昆仑与叶家,当依旧坐镇华夏,擅犯叶家与昆仑者,如犯我北琼派,我必杀之!”
 
    陈凡这话,看似对叶家人,其实是说给旁人听得。
 
    不少对叶擎苍有极大仇恨,当年被抄没宗门的人,本来想乘火打劫,听到陈凡这话,不得不强行按下心中的怒火。
 
    之后,陈凡目光扫过萧家。
 
    萧家众人,一片惊惧。尤其是萧纤竹等小辈,更是脸色煞白。
 
    陈北玄睚眦必报之名,天下皆知。谁惹上他,动辄杀人灭族。萧家请了叶擎苍来对付他,陈北玄能放过萧家?
 
    “陈天人,这事全是老夫一人所为,我愿承当全部责任,请放过萧家其他人!”
 
    萧老微颤着,躬下身子。
 
    他已经九十余岁,满头白发苍苍,垂垂老矣,此时却向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乞求。无论是萧长风还是萧纤竹等人看了,心中都一片悲凉与愤怒。
 
    周围诸多燕京大族,更是心中戚戚。
 
    连燕京第一世家的萧家,都得在陈凡面前低头,今日之后,谁还敢对陈凡有半点不敬?王家众人,更是趾高气昂起来,仿佛已经坐上了第一家族的宝座。
 
    就在众人以为,陈凡要雷霆动怒时。却见见陈凡淡淡道:
 
    “萧玄听信谣言,当面冒犯我。我断他四肢,此事就此了结,与萧家无关!”
 
    然后在萧家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陈凡就拂袖离开萧家,目光看向其他世家。无论任何家族豪门,如李家、韩家、慕家等等,在陈凡的目光面前,尽数低头俯首,不敢触犯。秦家人还惴惴不安,陈凡却一带而过,仿佛根本不认识般。
 
    秦老不由苦笑一声。
 
    而秦嫣儿更是俏脸一片煞白,死死咬住嘴唇,娇躯遥遥欲坠。
 
    最后,陈凡的目光落在王家人身上。
 
    “恭喜王老爷子,恭喜王大少,今日陈天人力压天下,燕京各大族俯首称臣。王家今日,要登临燕京乃至华夏之巅了。”
 
    旁边的人,连忙来恭喜道。
 
    王仲国城府极深,但也露出一丝微笑。其他王家人,更是满脸笑容,洋洋得意,仿佛陈凡的所有功劳,都是王家的荣耀般。便是王城,也一脸兴奋,打定主意,先抱住陈凡大腿,壮大王家,至于之后的算计,慢慢再来。
 
    “小凡,你今日于万众之前,大败叶擎苍,真是壮大我王家盛威啊。回去之后,我为你大开酒席,摆十里流水宴会,开祖宗祠堂,把你列入我王家族谱中。”
 
    王仲国与王城等人,笑着迎了上来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